当前位置:首页 > 美丽肃南 > 图说肃南

胡海成作品《骑马》

发布时间: 2018-12-21 16:45 来源: 肃南文学 微信公众号 作者: 胡海成 背景色:

骑 马(小说)

胡海成

仲夏的一个清晨,夏日塔拉草原东方渐升的太阳,如一个少女的脸庞,已褪去了刚睡醒后羞涩的红晕——因为她昨晚梦到了暗恋的男孩——把青春娇媚的笑颜,闪耀在草尖上挑起的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儿上。

当草地上掠过的一阵清风,拂过高踞在绿草冈上的一顶白帐篷时,帐篷顶上那缕静静上升的青烟顿然改变了方向,弯腰缓缓向北散去,引得半坐在帐篷附近注视的小藏獒“多吉”睁大了好奇的双眼。

“卓玛,路上当心点儿,别误了事,天黑前要赶到扎西家啊!”

说话间帐门掀起,晃出三个人影来。

“嗯,阿妈你就别担心了,进去吧!”卓玛用双手将垂在胸前的几根小辫抛向身后,轻轻甩了一下头,莞尔一笑,嗔了阿妈一眼,目光里隐含着一丝柔怨,怨她还嫌自己小呢!

“把这包藏药带上!快点儿去吧!”

卓玛接过阿妈递过来的藏药袋,很快地塞进了脚下的花褡裢里,回眸向帐后望去。

此刻扎西已从那边牵过两匹马来:一匹雪白发亮,体格雄健,马尾被修剪得精短齐整;另一匹红似火焰,外形俊美,长长的马鬃披散在脖颈上。

两匹马撒蹄在辽阔起伏的草原上向南奔跑着,拖在一侧长长的影子在草叶上急速掠过,几只还在做梦的云雀,惊飞起来,高声鸣叫着窜向透亮的碧空。

卓玛的父亲很早就去逝了,母女俩全靠扎西一家帮忙,才熬过了一个个生活的苦难。现在,扎西帮她们将帐篷和牛羊转移到夏季牧场后才住了一夜,就听到了阿爸病倒的消息。卓玛的母亲决定让女儿陪同扎西一块儿去看望。扎西家的夏牧场在据此一百多里的祁连山冷龙岭下,要马不停蹄地走整整一日才能到达那里。

扎西骑着白马在前,卓玛的枣红马紧随其后。沿途要经过森林、高山和几条河流。因为心里惦记着阿爸的病情,两人都无心欣赏路两旁美丽的草原景色,一路只是扬鞭狂奔不已。

已升至中天的太阳,将热辣辣的白光洒在一片原始森林边静谧的湖面上。湖边停着两匹马,静静地吮吸着清凉的湖水,马背上腾起缕缕热气,一圈圈波纹轻轻向湖心荡去。卓玛蹲在湖边,倒影在水里的那张微红的脸被弄皱了,微微摇晃着。她洗洗脸,拢拢发辫,然后小心翼翼地掬起一捧水送向唇边,一股清凉透遍了全身。她很想走进去美美洗个澡,却迈头向后瞥了一眼在不远的一棵大树底下背靠树干坐着歇息的扎西,双颊更红了。抬眼不经意间瞥见一只蜻蜓在湖心轻点了一下,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卓玛那根久已尘封的心弦微颤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在扎西眼里,湖边蹲着的那不是卓玛,而是绽放的一朵野花,抑或是一只垂颈静饮的小鹿。他心底蓦然起了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那似乎是窜起的一小团火苗,在心尖儿上摇曳。卓玛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镜子,照着用手帕轻轻擦拭洗后脸上残留的水珠,不料镜中却映出了掩在树枝下的扎西那双半是火焰半是迷雾的眼,便扑哧一笑,微微转一下镜面,一道耀目的阳光便反射在了扎西的眼里,吓得扎西赶快闭上了双目,心却咚咚跳个不停。镜中卓玛的双眼诡秘地眨眨,脸上绽开了调皮的笑容。

忽然,松林间传来一阵呼啸声,树枝猛烈晃动起来,一股强劲的旋风高高地垂旋着向湖边卷过来。受到惊吓的两匹马曳着缰绳疯狂地向湖那边奔去。扎西跃起身来,疾步追去。枣红马的缰绳被他拽住了,跑在前面的白马却如一团飘移的白云疾速远去。

扎西紧捏着拳头,无奈地望着渐渐消失在远方的白马,深深叹了口气。残风把他那披散的长发吹乱在一张瘦俏刚毅的脸颊上,鬓角渗出的几颗汗珠子,缓缓滚动在黑里透红的脸颊上。

卓玛已赶了过来,微喘着气,一声不响地站在了扎西背后。

扎西转过身来,把马缰绳交给卓玛,示意她骑上去。然后头也不回地沿着湖边向前走去。卓玛凝望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牵着马疾步赶上去,将马缰绳扔在扎西脚下,径直往前走去。扎西的心抖了一下,捡起绳头,无奈地跟在了她身后。

太阳已偏西了,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很久。隐约看到了雪山的远影在夕阳下晃动,却还是那么遥远。

他们绕过一片灌木丛,继续向那广袤无际的草原深处走去,走向雪山下另一顶温馨的帐篷——那是扎西思念的家!他似乎看到了守望在账房旁的阿妈,还有躺在帐内盖着毯子,脸色憔悴的阿爸。他心焦如焚,恨不能变作一只小鸟飞向自己的家。

太阳已落山了,绚丽的云霞把西天装扮得幻似天堂;草原如待嫁的新娘,披着红妆,羞赧而温柔地低垂着脸。

扎西和卓玛,在霞光里依旧一前一后地缓缓走着。不过,现在卓玛已落在了后面很远处。一对野天鹅哀鸣着悠悠掠过他们的头顶,向南飞去——那也是他们要去的方向。卓玛惆怅地望望野天鹅的远影,停下了沉重的脚步。扎西也停了下来,迈头深情地默望着她。

卓玛读懂了扎西的目光,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接过缰绳,拧身骑上了马背。此刻,卓玛也很希望扎西骑上来,她好靠在他坚实的脊背上睡一会儿,因为她太困了;而扎西呢,也很希望骑上去,因为他也很疲倦了,很想感受一下卓玛的温情和香甜的气息。

卓玛勒紧马缰绳,温情地望着他。扎西也读懂了卓玛眼里的期待,可他还是转过身默默地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扎西感到附近出奇地静,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锁住了他的心,便恍然醒悟过来,回头看到卓玛还静坐在马背上远远地立在那儿。

卓玛赶了过来,停在了他身旁,依旧那样温情地望着他。扎西不再犹豫,双手扯紧马鬃,翻身跃了上去,骑在了卓玛的前面。

他扬鞭狠抽一下马背,枣红马撒蹄融进苍茫的暮色里,向南远奔而去。卓玛再也坚持不住了,伸出双臂紧紧箍住扎西的腰,把她粉嫩的脸庞轻轻地靠在了扎西的后背上……

640.webp.jpg